纽约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达66497例 9500例住院治疗


△ 当地时间3月23日,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,检疫过程中偶遇的一名英国剑桥大学数学系本科生。

△ 当地时间3月23日,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,工作人员为旅客测量耳内温度。我的温度是37.3摄氏度。

△ 当地时间3月30日下午,韩国首尔江北区政府派了两位年轻工作人员到访,检查我的居家隔离情况。据他们介绍,此次到访为抽查,在到我家前,他们当天已经走访了14户。

到家之后,住宅所在江北区政府工作人员打电话告知我居家隔离注意事项,并安排了一名中文流利的区政府雇员一日两次联系我记录体温。

△ 当地时间3月24日凌晨,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外,负责转运我们前往隔离点的大巴属于119车辆。

从巴黎到首尔,我在11个小时飞行之后,又在机场滞留超过9小时,直到新冠肺炎检查结果出来后,才得以坐地铁回家,期间一共花费超过30小时。

△ 当地时间3月24日中午,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,新冠肺炎检测结果呈阴性的隔离人员从附近隔离点被送回至机场,可以回家了。

△ 当地时间3月23日,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,我在巴黎买的口罩坏了,机场工作人员送了一个全新的N95口罩给我。

△ 当地时间3月24日,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,出机场的时候,机场大厅的大钟显示,已经过了凌晨一点。

航班起飞时间是在当地时间3月22日傍晚, 当天下午,我提前出发,从巴黎北站坐RER线去戴高乐机场。站内工作有条不紊,在我等待的10分钟时间里,有持枪宪兵在北站巡逻。疫情之下的巴黎看似“空城”,但公共服务还在运转,为这个城市的平稳运行提供保障。